新闻广告热线:0719-4224351

#这里是湖北#“大爱月嫂”:养了别人家的孩子快7年,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……-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

如果,你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没有人养的孩子,你会收养他吗?

如果,你本身并不富裕,生活只有温饱,你还会收养他吗?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

在武汉,有这样一位月嫂,做到了……

为了生活,我做了月嫂

她叫黄小珍,今年7月就要满60岁了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汉人。

黄小珍接受记者采访

20年前,原本是一家煤气站会计的黄小珍因为下岗,失去了生活来源,那个时候,女儿就要上大学,又赶上自己的房子拆迁重建,就地还建的房子还需要花8万才能买下,而丈夫又因为意外残疾,没有工作能力……一下子,大笔的开销扑面而来,让黄小珍不知所措。

恰好,黄小珍看到做月嫂收入还不错,自己又喜欢小孩子,于是,响应“下岗职工再就业”的她通过考试顺利拿到了月嫂证,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做起了月嫂。

收入确实还不错,那会儿,一天工资能有两三百,一个月下来也有五六千的工资;但同时,工作也确实辛苦。黄小珍回忆,那个时候,客户基本是一个接一个,每天就带着自己的铺盖和婴儿、母亲睡在一起,一年下来,加起来休假的时间还不足一周。手里的钱,供孩子上大学,还完房贷,生活基本没问题。

黄小珍20年前当月嫂的名片

就这样干了好多年,一直到2012年,黄小珍在工作时认识了刚出生的小婴儿浩浩(化名)的奶奶。正好,浩浩的爸爸妈妈因为做生意比较忙,需要一个能长期照顾孩子的月嫂,奶奶就给黄小珍打去了电话。

刚开始,黄小珍不愿意接,认为做长期没有短期的月嫂工资高,但浩浩父母却格外大方:“我们就按照短期月嫂的工资支付给你,而且你到我们家里来照顾孩子,家里条件也好一点,晚上孩子也不用你带。”

在和家人商量过之后,黄小珍同意成为浩浩的长期月嫂。

孩子父母突然失联,我不忍心丢下他

最初的几年里,浩浩的父母生意做得红火,黄小珍也习惯了做月嫂的生活,每个月工资照发,一切都很顺利。本想着等孩子过几年上学了,就可以“功臣身退”,然而,一切都在2016年戛然而止……

那年夏天,浩浩的父母以开分公司,工作忙为由,让黄小珍把孩子带回自己家照顾。没有多想的黄小珍,觉得住在自己家里更舒服,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。直到10月份的一天,浩浩的父母突然来到黄小珍家。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黄小珍说:“我们现在很忙,外地还有很多业务要办,马上就要出一趟长差,小孩子带在身边也不方便,他从出生就是你在照顾着,很依赖你,而且有你照顾孩子,我们也放心,所以能不能帮我们照顾孩子一段时间?”


浩浩四岁前拍的艺术照

热心的黄小珍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但自从那天之后,黄小珍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他们的消息。天气逐渐转凉,浩浩生了病,需要医药费,但黄小珍不管怎么打电话、发消息,对方都没有回音,那个月的工资她也没有收到。黄小珍突然惊觉事情不对劲,她去到浩浩家里,却被告知“房子已被查封”。原来,浩浩的父亲因为经济犯罪,在去完她家后就自首了,“我后来才知道,他们那天来我家是来跟孩子道别的。”

孩子父亲入狱,母亲也不知所踪,留下4岁大的浩浩该怎么办?送福利院?善良的黄小珍并没有这么做,听着孩子每天叫她“姨婆”,每天形影不离地跟着她,她决定,要把孩子留在身边!

为了不让浩浩受到危险,黄小珍带着他躲到了潜江的乡下生活,黄小珍说:“我后来知道他爸爸欠了很多债,我怕有债主来找孩子,伤害到孩子,所以我就带着浩浩躲到了潜江我哥哥那里,想着至少离得远一点,孩子能安全一些。”

就这样,不忍心丢下孩子的黄小珍,把孩子一天天带大。

生活很苦,但日子里也有甜

2020年,眼看着已经快8岁的浩浩还没有上学,黄小珍心里着急,于是带着他回到了武汉。回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解决浩浩的上学问题。

黄小珍找遍了家附近的学校,还找了教育局,最后江岸区的一所学校接纳了浩浩,浩浩直接从二年级上起。虽然入学晚,但浩浩却很聪明,“人小鬼大”的浩浩每天放学都会和黄小珍分享当天在学校发生的故事,还告诉黄小珍就是要好好读书,“我现在知道在学校上课就是要专心,要眼到、手到、脑到!”每次考试浩浩的成绩都在甲等,特别是数学,经常能考90多分。

浩浩的课外书籍

看着孩子有在好好学习,黄小珍的心里宽慰了不少,更让她感动的,是孩子超乎同龄人的懂事,“前两个星期,学校组织春游,每个学生要交160块钱,浩浩怕我没那么多钱,就跟老师说家里没有钱,不参加了,这孩子真的很懂事。但是,我从来不会让他缺席这些活动,学校要买的书,要参加什么活动,我都支持他去,因为我不想让他在学校,看到自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,我也不希望其他的小朋友会对他有偏见。”

浩浩平时画的画,多为单一颜色,很少有彩色画

在黄小珍眼里,她已经把浩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而浩浩也把她当成了形影不离的依赖。为了照顾孩子,黄小珍没有办法工作,虽然每个月有3000块的退休工资,但面对正在上学的孩子,仍然显得捉襟见肘。她的亲戚朋友都劝她早点把孩子送走,但黄小珍始终舍不得。虽然亲戚们嘴上说黄小珍傻,但心里还是深深地被她的举动感动着,过年过节的时候,亲戚们也会给浩浩送上压岁钱和衣服。

这里面,最支持黄小珍的还是她的女儿。如今,大学毕业的女儿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虽然收入不算太高,但总是会时不时给家里补贴一些家用,“家里吃的啊、用的啊什么的都是我女儿出的钱,她最支持我,因为她认为我做的这件事是对的。”

虽然日子过得不容易,但黄小珍却总是笑对生活。她从小就喜欢毛线钩花,没事的时候就会买来各式各样的毛线钩一钩。在黄小珍家里,随处摆放着的毛线花饰,各式各样的帽子、包包设计精巧,黄小珍说,她只要看到一个款式,不用学,脑子里想一想,就能把它用毛线钩出来。每个月,黄小珍都会抽出几天,都会把自己做好的饰品、包包、帽子带到小区楼下去卖,受到了不少街坊邻居的欢迎,有邻居说:“你这做出来的东西那都像‘艺术品’啊!”说到这些得意作品,黄小珍洋溢着满脸的笑意,她说,每次东西一带出去,就能卖个四五百块回来,这些也为她的生活补贴了一些家用。

黄小珍戴着自己钩出的毛线帽


黄小珍的巧手能钩出各种毛线饰品

黄小珍还参加了区里的老年模特队,有时候还会穿上美美的衣服,去户外拍照,在别人眼里,她永远乐观开朗。

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

半个月前,亲戚送给了黄小珍一个血压测量仪,黄小珍就测了一下,没想到,结果却让她和女儿吓了一跳,高压竟然达到了180!开始,黄小珍对最近时不时头晕没当回事,但女儿说什么也要拉着她去医院做检查。

不查不知道,一查才发现,黄小珍的心脏、脑部都出现了问题,要立即住院。突如其来的病魔,让全家都陷入了低谷。

黄小珍的出院记录

上周,黄小珍出院回到家里,浩浩见到一个星期没见面的姨婆,站在阳台哭了起来。黄小珍拉着孩子问:“你怎么哭了?”浩浩说:“我怕,我怕你死了……”听到孩子的回答,黄小珍心里百感交集,她抱着浩浩说:“不哭不哭,你看姨婆现在能走路能睡觉能吃饭,不会死的,你放心!”

黄小珍知道,自己是孩子的唯一,如果真的出什么事,那他唯一的依靠也没有了。这一次,黄小珍真的怕了,“这个家一直都是靠我在撑着,浩浩现在5年级,学业越来越重,而且青春期也快到了,如果没有我,我真的怕没人管他,他会走弯路。我也不能总是拖着我女儿,她马上就要结婚了,有自己的生活,我不想耽误她;而且,我的丈夫现在也是我在照顾,看病又要钱,如果我倒下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其实,这两年,浩浩的奶奶联系上过黄小珍,她和老伴一直住在被查封的房子里,过着没水没电的生活。浩浩的奶奶曾表示,如果黄小珍不愿意养浩浩,她可以接回去,但是看着老两口自己都过得那么辛苦,又怎么忍心让浩浩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?黄小珍始终没有答应。

这是黄小珍觉得最黑暗的时候,但她的心里却始终牵挂着浩浩,她说,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关心一下孩子,让孩子在这个成长的关键期健康地长大:“我告诉自己,将来有一天孩子的父母来接他时,我一定要把浩浩完完整整地交给他们!所以,我要振作一点,不能倒下!”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
关注ag凯发官网

云上竹山

微信公众号

手机客户端

网站地图